当前位置:冬至时间网国学红楼梦中强娶鸳鸯的是贾赦,贾母却在骂王夫人是为何?
红楼梦中强娶鸳鸯的是贾赦,贾母却在骂王夫人是为何?
2022-09-17

在小说《红楼梦》当中,有许多令大家印象深刻的故事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。

《红楼梦》之人情世故描摹,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,而读者却因自身阅历限制,往往初读难窥其中妙处,任时光消逝,两鬓添白之时,再捧《红楼梦》,便猛然醒悟书中人物一言一语,皆如活现,人情世故,暗藏其中,至此方知《红楼梦》位列四大名著之首,断无疑义矣。

《红楼梦》第46回,回名乃是“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,贾赦相中了贾母的贴身丫环鸳鸯,想纳其为妾,便让妻子邢夫人前去说和,结果鸳鸯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,死活不愿嫁,最终还将此事闹到贾母跟前,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。

而其中比较有意思的一个细节就是:鸳鸯向贾母哭诉后,贾母勃然大怒之际,居然直接逮住自己身边的王夫人骂起来,王夫人分明一个无辜人,却背了这口黑锅:

贾母听了,气的浑身乱战,口内只说:“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,他们还要来算计。”因见王夫人在傍,便向王夫人道:“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!外头孝敬,暗地里盘算我。有好东西,也来要;有好人,也要。剩了这么个毛丫头,见我待她好了,你们自然气不过,弄开了她,好摆弄我!”王夫人忙站起来,不敢还一言。薛姨妈见连王夫人怪上,反不好劝的了。李纨一听见鸳鸯的话,早带了姊妹们出去。——第46回

脂砚斋此处亦有批语云:千奇百怪。王夫人亦有罪乎?老人家迁怒之言,应必如此。

首先,我们先来说说,贾赦为何要娶鸳鸯,是因为贪恋鸳鸯的美色吗?按照《红楼梦》中所记鸳鸯之外貌,其实并不出众:蜂腰削肩,鸭蛋脸,乌油头发,高高的鼻子,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。

鸳鸯虽有些姿色,但终究算不上是个美女,而贾赦却欲娶其为妾,何也?盖因鸳鸯乃贾母最宠之丫环,并且一手掌握贾母的私房钥匙——贾赦娶鸳鸯为妾,恋其姿色是假,贪贾母的私房钱是真!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39回“螃蟹宴”,众姊妹喝酒吃螃蟹,期间就提到了贾府众丫环们,李纨是这般评价鸳鸯的:

李纨道:“大小都有个天理。比如老太太屋里,要没那个鸳鸯,如何使得?从太太起,哪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,现在她敢驳回。偏老太太只听她一个人的话。老太太那些穿的、带的,别人不记得,她都记得。要不是她经管着,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!”——第39回

再看第72回“王熙凤恃强羞说病”,贾琏低声软语请求鸳鸯,希望能暂时从贾母处“弄”几千两银子出来:

贾琏忙也立身回道:“好姐姐,再坐一坐,兄弟还有事相求......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,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两样家伙,偷着运出一箱子来,暂押千数两银子,腾挪过去。不上半年的光景,银子来了,我就赎了交还,断不能叫姐姐落下不是。”鸳鸯听了,笑道:“你倒会变法儿,亏你怎么想了!”——第72回

因此,贾赦强娶鸳鸯做妾,乃是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之举,旁人没有利益矛盾,自然看不出来,但贾母作为当事人,她一定是能察觉到这一点的。

便有读者疑惑:既然是贾赦要强娶鸳鸯,算计贾母的私房钱,那贾母就应该痛骂贾赦,或者邢夫人,为何逮着王夫人骂个不住,而且当时薛姨妈等人都在场,她老人家为何要当众给王夫人难堪呢?当真老太太一时气糊涂了?

亦有读书细心之论者,认为贾母是“由此及彼”,通过贾赦强娶鸳鸯,想起了当年王夫人“强挖”袭人——袭人本是贾母身边的八大丫鬟之一,第36回王夫人定下袭人为宝玉的准姨娘,并从自己的分例中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袭人当工资(姨娘的分例),从此袭人成了王夫人的人,不用继续从贾母处领那一个月一两银子的丫环工资了。

这种思路看似有几分道理,但核心逻辑并站不住脚。王夫人即便“挖走”袭人,亦是为了让袭人当自己的“耳报神”,若是贾宝玉出了事,王夫人希望第一时间知道,其本质目的还是为了贾宝玉,这和贾母有利益冲突吗?

不但没有,恐怕贾母还能理解王夫人的苦心: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、孙子,一个小小袭人的归属权问题,不值得婆媳闹矛盾。

那既然如此,贾母为何要莫名其妙地冲着王夫人发火呢?原因很简单——在鸳鸯哭诉完成后,贾母必须发一场雷霆之怒,表明自己荣国府老太君的权威地位,这场暴怒必须当着众人的面儿,否则便没有了效果,而发火的对象只能是儿子、儿媳这辈的人,当场在场的众人中,只有王夫人符合这个要求。

贾赦强娶鸳鸯,触及到了贾母的利益底线,可以试想,如果贾赦成功娶到了鸳鸯,那么必定要利用鸳鸯“金钥匙”的身份,暗中将老太太暂时查不着的金银家伙,全部纳入自己口袋,这是真正的“挖”老太太的墙角!

面对贾赦这样的行为,贾母必须发怒,这种发怒不只是情绪上的,更是一种流程形式。贾母若是听完鸳鸯的哭诉,波澜不惊、不温不火地随便搪塞几句,那以后底下人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侵吞老太太的利益底线——反正贾母也不会说什么,有什么可怕的!

贾母的发怒,是树立自己权威的必要途径,她必须这么做,她得让所有人看见她的怒火,所以她才会这般不理智地当着所有人的面,甚至客居贾府的薛姨妈的面儿,公然责骂王夫人——看似失礼,实则目的逻辑异常明显,这本就是作给在场所有人看的。

同时,笔者不得不夸赞下鸳鸯的智商、情商,换成贾府任何其他丫环,都不会有鸳鸯这样的胆量和智谋,利用贾赦、贾母之间的矛盾冲突,为自己寻得一线生机,正如蒋和森先生之文章《鸳鸯之死——红楼梦散论》(刊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93年)中所分析的那般:

正是在贾母的这种自私心理下(维护自己的利益,而非单纯保护鸳鸯),鸳鸯得到了“保护”,暂时逃避了贾赦更进一步的威逼。在这里,《红楼梦》又生动地表现出:统治者之间为了各自的私欲,不可避免地要产生一些矛盾,这有时会被被压迫者带来一些“好处”;聪明的鸳鸯就是利用了这种矛盾;不过,她能利用这一点必须付出尽心服侍的辛苦代价。

这就是《红楼梦》中的人情世故,透着浓浓的等级界限,若用现代思维,简单靠贾母“维护正义”、“保护鸳鸯”来解读此情节,终究流于表面了。